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典型案例

不妨听听“奇葩判决”的理由

  对于一些我们看不太懂的司法案件,媒体和评论者不妨都先冷静几分钟,先别急着表态,给自己留下一点思考的空间。

  我年轻的时候,有一段时间脾气急躁、情绪偏激,大概是青春期吧,凡事总爱发一些负面评论,指责别人智商低、行为愚蠢。因为这个原因也闹过不少笑话,事后证明做蠢事的不是别人,而是自己。后来父亲告诉我,遇事指责别人之前先冷静三分钟,然后再开口说话。慢慢地,我这个急躁的毛病才开始好了一些。

  最近,一些人开始关注深圳的鹦鹉案。江西九江籍男子王鹏在深圳工厂里捡到一只鹦鹉,带回家小心饲养,后又买回一只配对。三年来他细心钻研,花费大量时间与精力,自学养殖鹦鹉技术,竟然无师自通,孵化出四十多只鹦鹉。2016年4月他出售过两只鹦鹉。但没多久买者(贩鹦鹉者)被抓,供出了王鹏。王鹏被抓一年后一审被判有期徒刑五年。

  这个案子乍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,让人不由自主地联想到最近发生的多起类似案例:“河南省卢氏县农民在田边挖了三株野草(兰草中的蕙兰)被判刑三年”“大学生掏鸟蛋被判刑十年”“天津老太摆射击摊被判刑”等。如此多的案件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那就是案件听上去很“奇葩”,法院引用的法条很褊狭,不具有普遍性,如果这样的事情都能获刑,那么任何一个普通人都有可能犯法,世界将会变得非常恐怖。

  的确,中国有句古话叫“不知者无罪”。在法律上也有一个名词叫“犯意”,即被告人主观上的犯罪故意,从法理上讲,一般情况下,没有犯罪故意就不构成犯罪。对上述案件,可能很多人都会说,我不是生物学家,我怎么知道我养的鹦鹉就是濒危物种,我挖的野草就是珍稀的蕙兰。我也不是专家,我更不知道我摆摊用的枪达到了多少焦耳,所以我没有犯罪故意,也就不构成犯罪。

  这话听上去确实很有道理,一个高级知识分子,只要不是专业出身都分不清动植物的物种,何况一个普通农民?但是,仔细想想,就会发现这里面是有问题的,你不知道那几株草是蕙兰,未见得其他农民就不知道。

  中国的普法是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,到现在已进入到了七五普法阶段。这30多年的普法不是白普的,各地普法部门都是根据当地实际情况来进行普法宣传工作。比如,对拐卖妇女儿童严重的地方重点普及刑法的相关知识,对江河湖海周围的渔民,重点普及渔业、水法等方面的知识,而对于山区的居民则重点普及野生动植物保护方面的知识。我们知道现在有些山区的农民,在面对野生动物滋扰时,不是选择拿起猎枪自卫,而是会选择避让,因为他们清楚要保护野生动物,而且他们因此受到的损失政府会给予补偿。

  【摘要】 对于一些我们看不太懂的司法案件,媒体和评论者不妨都先冷静几分钟,先别急着表态,给自己留下一点思考的空间。再回到深圳的鹦鹉案,其中有一段对被告人王鹏的描述,连他的辩护律师都承认,“三年来他细心钻研,花费大量时间与精力,自学养殖鹦鹉技术”。

  对于一些我们看不太懂的司法案件,媒体和评论者不妨都先冷静几分钟,先别急着表态,给自己留下一点思考的空间。

  我年轻的时候,有一段时间脾气急躁、情绪偏激,大概是青春期吧,凡事总爱发一些负面评论,指责别人智商低、行为愚蠢。因为这个原因也闹过不少笑话,事后证明做蠢事的不是别人,而是自己。后来父亲告诉我,遇事指责别人之前先冷静三分钟,然后再开口说话。慢慢地,我这个急躁的毛病才开始好了一些。

  最近,一些人开始关注深圳的鹦鹉案。江西九江籍男子王鹏在深圳工厂里捡到一只鹦鹉,带回家小心饲养,后又买回一只配对。三年来他细心钻研,花费大量时间与精力,自学养殖鹦鹉技术,竟然无师自通,孵化出四十多只鹦鹉。2016年4月他出售过两只鹦鹉。但没多久买者(贩鹦鹉者)被抓,供出了王鹏。王鹏被抓一年后一审被判有期徒刑五年。

  这个案子乍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,让人不由自主地联想到最近发生的多起类似案例:“河南省卢氏县农民在田边挖了三株野草(兰草中的蕙兰)被判刑三年”“大学生掏鸟蛋被判刑十年”“天津老太摆射击摊被判刑”等。如此多的案件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那就是案件听上去很“奇葩”,法院引用的法条很褊狭,不具有普遍性,如果这样的事情都能获刑,那么任何一个普通人都有可能犯法,世界将会变得非常恐怖。

  的确,中国有句古话叫“不知者无罪”。在法律上也有一个名词叫“犯意”,即被告人主观上的犯罪故意,从法理上讲,一般情况下,没有犯罪故意就不构成犯罪。对上述案件,可能很多人都会说,我不是生物学家,我怎么知道我养的鹦鹉就是濒危物种,我挖的野草就是珍稀的蕙兰。我也不是专家,我更不知道我摆摊用的枪达到了多少焦耳,所以我没有犯罪故意,也就不构成犯罪。

  这话听上去确实很有道理,一个高级知识分子,只要不是专业出身都分不清动植物的物种,何况一个普通农民?但是,仔细想想,就会发现这里面是有问题的,你不知道那几株草是蕙兰,未见得其他农民就不知道。

  中国的普法是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,到现在已进入到了七五普法阶段。这30多年的普法不是白普的,各地普法部门都是根据当地实际情况来进行普法宣传工作。比如,对拐卖妇女儿童严重的地方重点普及刑法的相关知识,对江河湖海周围的渔民,重点普及渔业、水法等方面的知识,而对于山区的居民则重点普及野生动植物保护方面的知识。我们知道现在有些山区的农民,在面对野生动物滋扰时,不是选择拿起猎枪自卫,而是会选择避让,因为他们清楚要保护野生动物,而且他们因此受到的损失政府会给予补偿。

 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,在互联网上使用、发布、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。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华龙网”或“来源:华龙网-重庆XX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②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华龙网”的作品,系由本网自行采编,版权属华龙网。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华龙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华龙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(最佳浏览环境:分辨率1024*768以上,浏览器版本IE8以上)

  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金开大道西段106号10栋移动新媒体产业大厦 邮编:401121 广告招商 传真

来顶一下
近回首页
返回首页
一周人气文章排行榜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一周推荐文章排行榜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
网站简介版权所有